開羅爆炸事件後,與基督徒並肩而立

 tc-19-504

2016年12月13日

 

星期天(2016年12月11日)早晨,在開羅最重要的科普特大教堂臨近的一座教堂內發生了炸彈爆炸,導致25人喪生,這使得SAT-7衛星電視網的觀眾大為震驚,一些人受到直接影響。

即使2011年亞歷山大一座教堂的爆炸造成多人受害,最近的這次襲擊事件仍給埃及的基督徒蒙上了陰影。受害者和超過40名受傷者中大多數是婦女兒童,他們正在參加聖彼得教堂和聖保羅教堂一個專為女性開設的活動。

支持性特別節目

SAT-7衛星電視網擁有550萬埃及觀眾,電視網製作了特別節目為沉浸在悲痛中的人提供支援和安慰。SAT-7攝製組在悲劇發生的一小時內抵達現場,為受驚的敬拜者及其親屬發聲。

週一早上,電視頻道直播了由科普特東正教教宗塔瓦德洛斯二世(Tawadrosll)主持的受難者集體葬禮。這位科普特教會領袖說,「我們為這個惡行痛苦萬分,暴徒喪失了神賦予人類的一切人性和感情。」

當天晚上,埃及最著名牧師之一馬赫撒母耳博士(Dr. Maher Samuel)在開羅同道會的現場禮拜上引用聖經發表了安慰辭。SAT-7的特別時事報導節目橋樑(Bridges)隨後報導了當天的事件,並就該事件和埃及如何解決宗派主義以及恐怖主義採訪了教會領袖和其他評論員。

橋樑的製片人和SAT-7阿拉伯語節目導演喬治·麥基恩(George Makeen)表達了他的埃及同胞在經歷暴行之後的感受:

「人們處在極度悲痛中。他們感到不安全和悲傷。同時,那些直接受害者極其憤怒。他們責問為什麼自己沒有得到更好的保護;他們覺得自己的生命沒有受到重視。他們不知道為什麼20公斤的炸藥被帶入教堂裡卻沒有被發現。」

雖然科普特基督徒常常被安慰說他們的親人是殉道而終,但麥基恩覺得,他們需要自由地宣洩悲痛和打擊。

「他們應該得到一些時間來宣洩自己的情緒。要安慰他們,你需要允許他們像正常人一樣,」麥基恩說。

埃及社會受到恐怖主義的威脅

尊敬的塔瓦德洛斯教宗強調,不僅是基督徒,而且整個埃及社會都受到恐怖主義的威脅。麥基恩表示贊同:

「這個週末六名士兵在開羅被殺害;兩天前,上埃及的科普特村莊索哈傑遭到襲擊;兩週前,恐怖分子襲擊並殺死了一名基督徒。」

基督徒感到身處弱勢

然而,基督徒經常感到比其他人更加處於弱勢,當局沒有採取足夠行動追討那些應該為攻擊行為負責的人。

「我們基督徒更加感到威脅,」他解釋說。他說,開羅最重要的科普特教堂旁邊製造轟炸的那些謀劃者選擇了一個軟目標,使他們可以「製造大事件來引起關注。在這方面,基督徒在為政府與極端分子之間的衝突付代價」。

麥基恩繼續表明他所認為的宗派暴力的根源。「這些攻擊將繼續,」他說,「除非我們改變教育制度。否則針對少數群體-基督徒、什葉派和其他人-的種族主義(宗派主義)將繼續下去。例如,公立學校的教育中並沒有提到科普特人2000年的歷史。基督教學生必須在上宗教課時離開教室。」他認為這是給基督徒貼標籤的排斥行為,這是社群之間達成相互理解的屏障。「沒有人建議基督教學生應解釋他們的信仰,以使得他們的同輩理解;他們被排斥」。

這篇文章翻譯自在線文章「Standing with Christians after Cairo bombing」

http://sat7.org/post/standing-with-christians-after-cairo-bombing?utm_source=SAT-7+List&utm_campaign=ff55cc6fc5-EMAIL_CAMPAIGN_2016_12_14&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288bba65ff-ff55cc6fc5-308621521

<p align="center">開羅爆炸事件後,與基督徒並肩而立</p><p align="center">&nbsp;</p><p align="center">2016年12月13日</p><p align="center">&nbsp;</p><p>星期天(2016年12月11日)早晨,在開羅最重要的科普特大教堂臨近的一座教堂內發生了炸彈爆炸,導致25人喪生,這使得SAT-7衛星電視網的觀眾大為震驚,一些人受到直接影響。</p>
<p>即使2011年亞歷山大一座教堂的爆炸造成多人受害,最近的這次襲擊事件仍給埃及的基督徒蒙上了陰影。受害者和超過40名受傷者中大多數是婦女兒童,他們正在參加聖彼得教堂和聖保羅教堂一個專為女性開設的活動。</p>
<p>支持性特別節目</p>
<p>SAT-7衛星電視網擁有550萬埃及觀眾,電視網製作了特別節目為沉浸在悲痛中的人提供支援和安慰。SAT-7攝製組在悲劇發生的一小時內抵達現場,為受驚的敬拜者及其親屬發聲。</p>
<p>週一早上,電視頻道直播了由科普特東正教教宗塔瓦德洛斯二世(Tawadrosll)主持的受難者集體葬禮。這位科普特教會領袖說,「我們為這個惡行痛苦萬分,暴徒喪失了神賦予人類的一切人性和感情。」</p>
<p>當天晚上,埃及最著名牧師之一馬赫撒母耳博士(Dr. Maher Samuel)在開羅同道會的現場禮拜上引用聖經發表了安慰辭。SAT-7的特別時事報導節目橋樑(Bridges)隨後報導了當天的事件,並就該事件和埃及如何解決宗派主義以及恐怖主義採訪了教會領袖和其他評論員。</p>
<p>橋樑的製片人和SAT-7阿拉伯語節目導演喬治·麥基恩(George Makeen)表達了他的埃及同胞在經歷暴行之後的感受:</p>
<p>「人們處在極度悲痛中。他們感到不安全和悲傷。同時,那些直接受害者極其憤怒。他們責問為什麼自己沒有得到更好的保護;他們覺得自己的生命沒有受到重視。他們不知道為什麼20公斤的炸藥被帶入教堂裡卻沒有被發現。」</p>
<p>雖然科普特基督徒常常被安慰說他們的親人是殉道而終,但麥基恩覺得,他們需要自由地宣洩悲痛和打擊。</p>
<p>「他們應該得到一些時間來宣洩自己的情緒。要安慰他們,你需要允許他們像正常人一樣,」麥基恩說。</p>
<p>埃及社會受到恐怖主義的威脅</p>
<p>尊敬的塔瓦德洛斯教宗強調,不僅是基督徒,而且整個埃及社會都受到恐怖主義的威脅。麥基恩表示贊同:</p>
<p>「這個週末六名士兵在開羅被殺害;兩天前,上埃及的科普特村莊索哈傑遭到襲擊;兩週前,恐怖分子襲擊並殺死了一名基督徒。」</p>
<p>基督徒感到身處弱勢</p>
<p>然而,基督徒經常感到比其他人更加處於弱勢,當局沒有採取足夠行動追討那些應該為攻擊行為負責的人。</p>
<p>「我們基督徒更加感到威脅,」他解釋說。他說,開羅最重要的科普特教堂旁邊製造轟炸的那些謀劃者選擇了一個軟目標,使他們可以「製造大事件來引起關注。在這方面,基督徒在為政府與極端分子之間的衝突付代價」。</p>
<div><p>麥基恩繼續表明他所認為的宗派暴力的根源。「這些攻擊將繼續,」他說,「除非我們改變教育制度。否則針對少數群體-基督徒、什葉派和其他人-的種族主義(宗派主義)將繼續下去。例如,公立學校的教育中並沒有提到科普特人2000年的歷史。基督教學生必須在上宗教課時離開教室。」他認為這是給基督徒貼標籤的排斥行為,這是社群之間達成相互理解的屏障。「沒有人建議基督教學生應解釋他們的信仰,以使得他們的同輩理解;他們被排斥」。</p></div><p>這篇文章翻譯自在線文章「Standing with Christians after Cairo bombing」</p><p><a href="http://sat7.org/post/standing-with-christians-after-cairo-bombing?utm_source=SAT-7+List&amp;utm_campaign=ff55cc6fc5-EMAIL_CAMPAIGN_2016_12_14&amp;utm_medium=email&amp;utm_term=0_288bba65ff-ff55cc6fc5-308621521">http://sat7.org/post/standing-with-christians-after-cairo-bombing?utm_source=SAT-7+List&amp;utm_campaign=ff55cc6fc5-EMAIL_CAMPAIGN_2016_12_14&amp;utm_medium=email&amp;utm_term=0_288bba65ff-ff55cc6fc5-308621521</a></p>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